当前位置:2019亚洲杯足彩竞猜 > 人文博文 >

北大败诉!法学家们为什么站在了抄袭者一边—

发布时间:2017-12-03 阅读:

  北大输了!为什么法学家站在抄袭的一边 - 新闻 - 科学网

  法院或学者都要对公平正义负责,绝不会受到愤慨的道德冲动的惩罚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在学术界,抄袭这个词可以说是最严重的指控。一个被学术界认定为剽窃的学者几乎等于对学术生涯的死刑判决。 2016年,北京大学整个抄袭外国作家翻译的余玉茹,就是这样一个剽窃者。

  严汝文被撤销后,她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她撤销北大的学位,理由是她没有机会充分陈述和捍卫自己的案件,北大没有为撤销学位提供了充分的法律依据决定首先,法院裁定撤销北京大学撤销决定,理由是北京大学违反正当程序原则和二审裁定刚刚得出结论,法学界普遍支持法院的裁决,最大的声音正是来自北大,事件发生后,北大法学院就这个问题举行了两场研讨会,大部分参加会议的法律专家说:北大的学位决定过于宽松,过度惩罚,没有遵循正当程序原则,撤销。反射。

  学术界一直反对剽窃,现在为什么要维护剽窃者的权利呢?在一般人看来,这不是自相矛盾的吗?

  这并不矛盾。剽窃的目的是维护学术界的公平正义,捍卫程序的合法性,保护阎from不分青红皂白地侵害公众权利,维护学术的公平正义社区。法院或学者都要对公平正义负责,绝不会受到愤慨的道德冲动的惩罚。

  北大可以取消抄袭的程度?仔细想想没有错。但是,抄袭是错误的,并不意味着剽窃的权益就可以肆意践踏。在这次事件中,北大的初衷当然是好的,希望严格处理阎茹杀百人,警告青年学者不要超越学术道德,但如果这个好初衷不能实现的话通过合理的程序,结果只会适得其反。

  反复禁止剽窃,每个学者都是潜在的受害者。那些多年培养学术界的学者也憎恶剽窃和剽窃吗?然而,他们现在站出来捍卫非亲属非营利性剽窃者的权利,因为维护程序正义比惩罚一两个瘟疫更重要。

  在很多有正义感和朴素感的人眼里,只有正义才是最重要的。他们认为,只要坏人受到惩罚,程序中是否存在缺陷并不重要。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,没有程序正义,我们根本无法确定谁是好人,谁是坏人。面对不受限制的权力,那些缺乏防守能力的人根本无法证明自己是无辜的。今天,我们觉得阎茹抄袭的合理证据。但是,如果我们剥夺她在这方面的合法权利来捍卫她,我们又怎么能够阻止其他可能无辜的人在将来得到同样的待遇呢?在听到各方声音之前,没有人有权处理他人的命运。

  今天,法院判决不仅保护剽窃者俞雁汝,而且保护每一个可能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。这些法学家也不是捍卫一些具体的规章制度,而是捍卫程序正义本身的权威和尊严。只有在事件的出现下看到这些事实,才能理解判决的意义,真正理解法院和学者的善意,最终使这一案件成为学界诉讼公正的里程碑,角色。

关键词: 人文博文